關于市場中出現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的公告

近期因部分我司原材料供應商利用胡慶余堂合作單位身份,對外公開售賣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并且以我司自營店同類產品價格進行比較后定價,誘導消費者消費,其行為惡劣,擾亂了我司正常經營秩序,造成了不良的市場影響,我司將在第一時間采取法律手段維護自身利益。故在此提醒廣大消費者,希望大家在購買胡慶余堂產品時,認準胡慶余堂商標和胡慶余堂正規授權生產企業,并在胡慶余堂直營店及正規授權經營單位中購買消費,以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2019年9月30日

企業郵箱 ? OA ? 養生論壇 ? 黨群建設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6613號

  浙ICP備13018471號   Copyright ? 2016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動態
快訊 動態
/快訊

胡慶余堂老藥工說蟲草

2016-07-21

  上周,杭城媒體對“有毒蟲草”廣泛報道,引起市民強烈關注,家里有蟲草的市民紛紛拿著蟲草到杭州市藥檢所、杭州著名老字號請求鑒別。
  我們知道,我們省里中藥界的老大哥是胡慶余堂國藥號,胡慶余堂國藥號是中藥材專家最多、蟲草銷售歷史最悠久、銷量最大的國藥號。毫無疑問,胡慶余堂國藥號在蟲草鑒別方面具有很多的經驗之談,聽聽胡慶余堂國藥號里面的老藥工講藥材質量、講蟲草,對我們大家都有好處。
  但昨天記者到胡慶余堂國藥號采訪,卻采訪不到“猛料”——胡慶余堂國藥號沒有蟲草方面的新聞。
  采訪胡慶余堂國藥號總經理、中藥博物館研究員楊仲英,問她是否注意到了最近的“亞香棒蟲草事件”?楊總經理笑道:“亞香棒蟲草又不是新聞,我們胡慶余堂10多年以前就發現了!蟲草有假冒偽劣現象也不是新聞,你等會到我們的中藥博物館去看看就知道了,偽品蟲草的樣本我們這里應該是最全了吧?那些都是我們平時從蟲草里面挑出來的;蟲草的鑒別有什么新聞可言?吃中藥這碗飯,你不懂得藥材的真偽鑒別那還了得,那這碗飯你還吃得下去嗎?你到我們胡慶余堂國藥號來找蟲草的新聞,沒有的。”
  她回憶道,10多年以前,我們省里有一家醫藥公司在向胡慶余堂供應冬蟲夏草時,其中50%是亞香棒蟲草,事情出來以后,她帶著胡慶余堂老藥工迅速與對方進行了交涉,全部退貨,并直接從西藏進貨為主,所以胡慶余堂國藥號從頭到尾沒有賣過一根亞香棒蟲草。
  楊仲英總經理告訴記者,胡慶余堂國藥號不是一般的藥店,我們天天要面對的就是130多年前胡雪巖先生給我們立下的堂規:“戒欺”,“采辦務真,修制務精”那是座右銘,是文化,是傳統,是不能打一點折扣的。胡慶余堂國藥號不僅是我們浙江的對外文化窗口,也是中國傳統中醫藥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從今年起,胡慶余堂中藥文化已列入“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能享有這項榮譽的,國內醫藥界只有胡慶余堂、同仁堂2家企業。我們平時說得少,做得多,我們不喜歡張揚,我們每做一件事,都要考慮到影響。
  楊仲英總經理說,消費者到胡慶余堂,只管放心消費。論實力,光國家級老藥工,我們省里一大半就在胡慶余堂國藥號,我們進藥材的每一道關卡,都是經驗豐富的專家把關的,偽品藥材要最終到柜臺前,可能性微乎其微。蟲草是這樣,山參、燕窩、鐵皮楓斗、野生靈芝等等,都是這樣。
  在胡慶余堂
  我見到了“蟲草王”
  楊仲英總經理認為胡慶余堂國藥號沒有蟲草新聞,我倒認為還是有的,比方說重達1克的“蟲草王”,來胡慶余堂國藥號之前我就沒有看到過,之前看到最大的是0.7克的,但在胡慶余堂國藥號,比筷子還粗的“蟲草王”不是一兩根,而是有好幾公斤,這可是現在很多藥店花再多的錢也采購不到的“鎮店之寶”啊!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在胡慶余堂國藥號蟲草庫房里,我面前的蟲草,堆得就跟小山似的。
  胡慶余堂國藥號里面有一個很大的冷庫,平時蟲草就放在冷庫里面。據胡慶余堂國藥號副總經理孫鐵介紹:“不論你什么時候來,我們國藥號都可以拿出上百斤的蟲草。”算算市價,那就是上百萬元,胡慶余堂家底的雄厚、富殷,由此可見一斑。
  那為什么別的藥店很少見到“蟲草王”,而胡慶余堂國藥號卻可以拿出幾公斤“蟲草王”?這是怎么回事?
  孫副總經理是這樣解釋的:胡慶余堂國藥號號稱“江南藥王”,做藥材的人都知道跟胡慶余堂國藥號做生意,只要藥材道地、優質,不愁賺不到錢。所以藥材供應商一拿到上等的好藥材,首先想到的肯定就是胡慶余堂、同仁堂這樣的老字號。目前國內蟲草市場上,每根蟲草都達到1克,1000克重量剛好要1000棵蟲草的貨,一般的藥店臨時去采辦一個是采辦不到,就算他買到了,動不動上百萬元的資金要先付出去,這個風險誰吃得消承擔?胡慶余堂能收到這么多“蟲草王”,首先一個也是敢于收購,上等蟲草在胡慶余堂不愁銷不出去。另外,蟲草商樂意把上等的好貨賣給像我們這樣的國藥號,能與我們胡慶余堂國藥號做生意,對藥材商來說,就是一塊牌子。
  蟲草的療效
  靠民間一點一點摸索
  在胡慶余堂國藥號工作了一輩子的國家級老藥工張永浩,提起蟲草的事,他說他是眼看著蟲草的價格一點一點熱起來的。他清楚地記得1976年的時候,蟲草統貨收購價是800元一公斤,他算了一下,相當于工資的16倍。但今天的價格,一公斤已經到10萬元以上了。
  張永浩先生說,蟲草價格漲得這么快,很主要的一個方面是它的藥效被越來越多的人發現,原來蟲草是用來潤潤肺的,但現在癌癥、尿毒癥、心臟病、乙肝都開始吃了,而且發現效果確實很好,這就難怪蟲草要漲價了。
  張永浩先生講到一個典故,說明蟲草的療效,也是民間一點一點認識到的。他說100多年以前,浙江桐鄉烏鎮人有個病人,患虛損病,大汗不止,就是最熱的夏天,坐在房間里面還是怕冷怕風,這樣病了3年,多方醫治都不起效果,最后病癥發展到不治。有一天,剛巧有一位親戚從四川回來,帶了3斤蟲草送給他,教他每天用蟲草和肉、蔬菜一起燉著吃。這位病人就用這樣的藥膳療法吃了有半年時間,結果毛病徹底治好了。這下就轟動了,老中醫們分析,這個病人得的是虛損病,出大汗損傷陽氣,所以出現畏寒,這是虛寒證,蟲草能治愈,可見蟲草具有溫補的作用,而且效果極佳。
  乙肝病人
  吃蟲草據說不會復發
  胡慶余堂國藥號副主任中醫師袁樹范經常在胡慶余堂國藥號坐堂,病人來買藥經常會跟他交流,他跟記者說,吃蟲草有一批固定顧客,他就碰到過幾個有乙肝的人,經常到胡慶余堂國藥號來買蟲草,問對方是吃什么毛病的,對方說是吃乙肝的,吃了之后指標正常,不復發。
  記者從資料上看到,蟲草對慢性肝病、肝硬化病人確實有良好的治療作用。實驗顯示,蟲草可抑制肝內儲脂細胞的增值和轉化,有效防止實驗大鼠的肝纖維化。蟲草菌絲可減少肝內膠原組織在肝內的沉積,調節免疫反應,減輕肝組織損傷。
  蟲草還對乙型肝炎病毒脫氧核糖核酸陽性有一定的轉陰作用。蟲草菌絲對慢性肝炎、肝炎后肝硬化異常的免疫功能也有良好的調節作用。
  蟲草是治療腎病的特效藥
  患尿毒癥的人,吃了蟲草之后,尿量會變得正常起來,一段時間不吃就不行。有大量的研究證實,蟲草治療各種腎病有特效。
  《冬蟲夏草》一書介紹,氨基糖苷類藥物會引起腎臟急性毒性損害,而對抗其損害的辦法不多,蟲草對這個毛病有很好的作用,可收到保護腎臟的效果。
  蟲草能抗藥物對腎的損傷,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蟲草可延遲腎臟功能損害的進展,降低體內血液中廢物尿素氮、肌酐的沉積,增加肌酐的排泄,能穩定腎小管細胞,防止其組織的破壞,并且能促進腎小管內細胞生長因子的合成釋放,使腎小管組織破壞少、恢復快。
  其次,蟲草對腎臟廓清功能也有促進作用,如降低平均動脈壓,緩解高容量狀態,增加代謝產物清除率,提高腎衰竭動物儲鈉的能力,還能改善腎組織能量代謝。據實驗研究報道,以腎臟廓清功能測定為指標,發現人工培育的蟲草對慶大霉素所致的急性腎毒性損傷有一定的保護作用,同時發現冬蟲夏草的應用并不影響慶大霉素的血液及腎組織內藥物濃度。
  此外,在蟲草對腎毒性損傷的大鼠尿及腎組織表皮生長因子變化影響的實驗中,蟲草治療組大鼠尿及腎組織表皮生長因子升高較僅用慶大霉素組明顯,且高峰提高,與此平行,腎小管修復得早,腎功能恢復得快。提示蟲草增加表皮生長因子的作用可能是它加速腎小管修復、促進腎功能恢復的機制之一。
  蟲草對腎缺血損傷有很好的保護作用,還能抗腎衰竭。蟲草對慢性腎功能不全的大鼠細胞免疫功能有一定的調節作用。實驗采用5/6腎切除制備大鼠慢性腎功能不全的模型,而后用蟲草煎劑進行實驗治療,結果表明蟲草煎劑能改善慢性腎功能不全大鼠的細胞免疫功能,延緩慢性腎功能不全的進展。
  有學者從病理改變研究資料得知,5/6腎切除后的大鼠,血清尿素氮、肌酐均明顯增高,經蟲草治療后均明顯降低。腎小球面積明顯增大,蟲草治療后代償性肥大的趨勢有所緩和,腎臟病理改變明顯減輕,腎小管萎縮也明顯減少。
  蟲草既可明顯減輕大鼠急性腎小管損傷程度,又可促使腎衰大鼠的腎功能損傷提早恢復。實驗結果還表明,蟲草可減輕實驗性急性腎功能衰竭大鼠腎皮質線粒體鈣離子內流和保護ATP酶的活性,從而改善腎功能。
  總之,患有腎病的人,服用蟲草會有顯著療效。
  蟲草影響
  已經開始接近野山參
  胡慶余堂國藥號高級工程師、執業藥師韓楨中告訴記者,蟲草的價格一年一個價,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它的藥效好,加上生長環境惡劣,產量急劇下降。野山參我們說起來可以用來急救,但主要是大補元氣、預防為主。蟲草不是,蟲草現在對許多疾病有很好的治療作用,同時它也是一個高級補品,不管生病期間還是康復過程中或者身體好的時候,什么時候都能吃,吃了都能補到身體里面進去。
  從中醫歸經理論分析,蟲草歸于肺、腎二經,有補肺益腎的作用。中醫學認為,肺為水之上源;我國古代治虛證專著《理虛元鑒》提出“治虛二統”,“陰虛為本者,統于肺”,認為陰虛成勞損表現有數種,故有“五勞七傷”之說,但治療要領,以肺為要則。而腎稱為后天之本,腎陽又稱為“命門之火”,是人體陽氣的根本;所以有人說諸虛百損,窮必及腎;補腎在治療虛證中是很有重要意義的。蟲草擅長于補益肺腎,可以說幾乎涵蓋了所有虛證。在治療腎虛陽痿、遺精、早泄、腰膝酸痛、病后虛弱、失眠、眩暈、心悸、少氣、體虛易感、痰飲喘嗽、久咳虛喘、勞嗽咯血、胃痛、嘔吐、自汗、盜汗等病癥時,多以之為主藥或配合使用。
  由于冬蟲夏草性質平和,無毒副作用,既可與補氣、補血、補陰、補陽等補益類藥物配合使用,增強其效果,又可與各種祛邪藥配合,治療虛實夾雜病癥,應用更加廣泛。蟲草藥性溫和,表現“補而不峻,滋而不膩”,所以使用后很少影響消化吸收,在運用時也很少碰到“虛不受補”的現象。種種優勢,再加上野生資源越來越稀少,終于使這棵看起來十分奇怪的冬蟲夏草,成為當今世界熱捧的“明星”。

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