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市場中出現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的公告

近期因部分我司原材料供應商利用胡慶余堂合作單位身份,對外公開售賣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并且以我司自營店同類產品價格進行比較后定價,誘導消費者消費,其行為惡劣,擾亂了我司正常經營秩序,造成了不良的市場影響,我司將在第一時間采取法律手段維護自身利益。故在此提醒廣大消費者,希望大家在購買胡慶余堂產品時,認準胡慶余堂商標和胡慶余堂正規授權生產企業,并在胡慶余堂直營店及正規授權經營單位中購買消費,以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2019年9月30日

企業郵箱 ? OA ? 養生論壇 ? 黨群建設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6613號

  浙ICP備13018471號   Copyright ? 2016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動態
快訊 動態
/快訊

胡慶余堂老藥工說人參

2016-07-21


  口述:80歲老中醫 胡慶余堂國藥號老藥工 袁樹范
  

  吃人參,很少會長老年斑
  你要聽人參的故事?那一個晚上也說不完呢。
  昨天,我剛剛到蕭山那邊去過,有一位大企業家請我去給他看看,冬天到了,要不要吃膏方?還有他的愛人、兒女,10多個人呢。我問他有沒有哪里不舒服?他說沒有的。我給他號號脈,喔唷,我說你70歲的人了,心臟功能跟50歲的人差不多。
  他就哈哈大笑,說都是托你們胡慶余堂的福。
  我知道他是吃人參的。以前是我給他選,一等野山參,價格總要10萬元以上,年年吃的,總有10多年了,去年沒有找我,我不曉得他有沒有吃。他說當然吃的羅,就是換了一種吃法,他現在是每周吃一支,都是叫人在胡慶余堂買的。他說以前光吃一支,達不到吃人參“小劑量,長時間”的要求,現在他年紀慢慢大起來了,認為應該天天吃,怎么吃呢?就泡茶吃,每天在保溫杯里放1-2克。
  我跟他說,吃人參的人我是看得出來的:一個沒有老年斑,一個臉色肯定很好,皮膚肯定很年輕,頭發肯定很亮,精力肯定很充沛。這些是肯定的。
  你去看看我們的董事長馮根生,他就是吃人參的,你看他,根本看不出有70多歲年紀的。臉上、手上,很少有老年斑啊。
  我們平常時節看到一些名老中醫,覺得他們臉色好,頭發雪白雪白,白得發亮,臉色嘛很紅潤,鶴發童顏,靠什么養,還不是靠人參啊。
  皮膚啊,頭發啊,是內在器官健康的外在反映,皮膚年輕,說明他內在器官也是年輕的。
  我跟蕭山的企業家講,你現在這樣每周吃一支人參,功勞大啊,感冒嘛,你平時肯定很少患的,皮膚跟小姑娘兒一樣白,腦子不會退化,心臟功能跟小伙子一樣,你啊,肯定是位長壽翁呢,能活100歲呢。
  他就又哈哈大笑,說:“身體要緊身體要緊,袁醫生你也要保重,我們大家都活到100歲。”
  
  人參,是著名的美容中藥
  吃人參的人皮膚好,這個在東北出人參的地方是常識。很多杭州人說,東北人自己不吃人參的,吃了不補的。這個是亂說,哪里會有這樣的事。
  人參秋天收起來以后,要洗過的,東北這個時候有些地方已經結冰了,那當地的婦女,就需要在冰渣里洗人參,人參又多,一洗就是一個月,整天手浸在水里,會不會像我們菜場里看到的賣黑鯉頭的菜農一樣,整只手顯得都是白花花的?
  不是不是,相反,凡是洗人參的手,一個月洗下來,會變得又白又嫩,也從來不會裂口,水里浸的時間再長,也不會起皺,中年婦女一個月洗下來,手就會像小姑娘時候一樣潔白細膩。所以天無論多少冷,洗人參的人手總是有的,婦女們都搶著洗呢。
  不要說手直接接觸人參,皮膚會變好,就是接觸到栽人參的泥土,都有美容作用。一般我們吃的紅參,都是栽培6年的樣子,先在一塊地里種3年,3年之后挖出來,移到別的地里再種3年,這就是移山參。人參栽在那里,每年要給它松松土,松土的辦法是參農用雙手伸進泥土里面,趴一趴,最深時手可以摸到人參的“肩膀”這里,這樣幾天干下來,參農的手就開始白嫩起來了。你說奇怪不奇怪?
  所以電視里做廣告,有些名牌的護手霜,里面就有人參成分的。
  你如果相信人參有這樣的美容作用,可以到我們這里來,買些6年根人參,也花不了多少錢,拿回家煎一下,把汁煎出來,裝在瓶子里,每天用人參濃汁來擦手、擦臉、擦頭發,那頭發就會變黑變亮,臉色就會變細膩。
  
  吃人參的人,冬天不怕冷
  中老年人,年紀大起來了,陽氣就少了,中醫講起來是陽虛的體質,怕冷,衣服穿很多。
  陽虛其實是氣虛引起的,氣虛時間長了,人就陽虛,人一陽虛,那精神狀態就會比較差,臉色會比較灰暗,精神狀態看上去是病懨懨的。
  這個時候啦,懂的人其實就應該吃點參了。
  每年“冬至”前后,到我們胡慶余堂來買參的大伯大媽蠻多的。有的老太太,八九十歲的年紀,到我們柜臺前,從里三層外三層的腰包里摸出七八百元鈔票,挑一支參回去,這支參吃過,那她的冬季日子就會平安很多。
  人參能治療陽虛,我跟你說啦,吃人參的人冬天是不大怕冷的。東北冬天多少冷啊,零下四五十攝氏度,但房間很熱的,有二三十度攝氏嘞,很熱。這樣的話,你平時一進一出不注意,是容易感冒的。但吃人參的人,很少會感冒。
  (我說:“袁醫生我去年一年沒有感冒,吃過你們一支比較好的人參,頭發變黑了,精力充沛。”)
  所以,東北人是很崇拜人參的。有人說東北人不吃人參,是因為人參貴重啊,不是人人都吃得起的。我看到那些管參場的參農,一年到頭就在山上,一盞孤燈,與野獸為伍,那種苦頭啊。
  
  心臟病人,吃點人參很對路
  我平時在胡慶余堂坐堂,經常會有人問我:“袁醫生,我血壓有點高的,能不能吃這個人參?”
  很多人因為血壓高不敢碰人參,這種說法也不大靠得牢。
  我早年到東北去采購人參,飯桌上他們跟我講到一個故事:香港一位姓彭的先生,高血壓、心臟病比較嚴重,有一年通過吉林撫松縣一個叫王權的人參專家,買了一支百年老人參,吃了只一小部分,血壓就下去了,連降壓藥都不用吃了,心臟功能一下子恢復到健康的狀態,這位彭先生可高興極了,原來野山參這么神奇啊。他于是特地跑到撫松縣來謝王權,還向當地的小學捐了款。這件事情我去的時候發生沒幾年,在當地傳為美談呢。
  人參對心臟不好的人來說,是很好的補藥。
  十五六年前我老太婆早搏,很厲害,發作起來臉色發白,嘴唇發紫,人全部就軟掉了。我想想,春節邊的嘞,女兒女婿要回來拜年,這個樣子連飯都燒不了。我說吃支人參試試看,一開始吃一般般的,沒有啥個效果。后來我拿出1000元錢買了一支,老太婆死活不肯吃。介貴,不吃不吃。我說拿回去調一支,其實沒有調,拗拗斷燉起來給她吃。你說奇怪不奇怪,那一年早搏就沒有發過。吃的時候,老太婆說像吃開水一樣的,沒有參味道,不苦。我當時也搞不清楚,為啥好的山參反而不苦?東北人告訴我,人參年份一長,苦味就少了,是比較淡的。
  
  胡慶余堂,在東北名氣很大
  人參長嘛長在北方,吃的人,確實是南方人最多。這20年,我們浙江人吃了不曉得有多少參了。
  1980年的時候,整個浙江一年只有4噸參。國家統一調撥給省藥材公司,省藥材公司你分一點我分一點,根本不夠。品種呢,一個是紅參,一個是糖參,糖參也叫邊條參。野山參?那是沒有的。到哪里去了?都拿出去換美金了。
  那個時候呢,東北的人參只有公社可以種植,農戶不能種,種出來的參,國家分配,我們浙江的人參都是從吉林的桓仁縣過來的。
  1980年以后政策松一點了,我到胡慶余堂國藥號以后呢,一看商品相當少,人參就等省藥材公司劃撥,根本不夠賣。而我看到延安路有個別藥店,倒是有人參賣,他們是偷偷跑到東北去自己進貨的。
  我想這件事情怎么辦呢?我們就跑到省藥材公司開介紹信,說我們要到東北自己去進人參。省藥材公司說,你到東北進半噸人參,我這里的指標就會被扣掉半噸,這種介紹信我們吃不消開的。
  沒有介紹信,就困死了?
  我平時坐診,治療過一個來自東北吉林輝南縣的縣長,他腎不好,治療的時候病人自己介紹的,他是哪里哪里的什么人,當時想想怎么會用到他呢。
  我拉上一位東北插過隊的職工,買張火車票就上東北,那個火車擠啊,四天四夜就困在走道里,第一站,到知青插過隊的集安縣,我們說想來搞點貨,結果根本沒有。
  那就到輝南縣找縣長去。
  縣長還認識我嘞,相當驚訝,啊呀,這么遠,有啥事?我說猜猜你們也猜得到,我們是來求寶的。
  縣長到底是縣長,通過關系,就給了我們半噸人參。
  我心里那個快活啊。半噸參嘛,我胡慶余堂自己賣賣肯定夠了。
  結果拿到杭州來,搶一樣的。
  有些領導曉得我們有參,別的地方找不到,就托人,寫批條,找到我們這里來,那個時候,買一支人參是要開這樣的“后門”的啊。
  胡慶余堂與東北產參區的關系就是這樣慢慢地建立起來的。我們很講信譽的,優質優價,銀貨兩訖,東北的參商很相信我們,我們也信任他們。
  
  馮老板到東北進人參,大難不死
  我跟你說啊,為了這個人參啊,我血光都見到過兩次。
  有一年呢,經理一定要我專門到東北跑一趟,說起碼也得搞20支好一點的人參回來,否則不符合“過一個歡歡喜喜春節”的精神。我就又到東北,首先找縣委書記,他絕口就回報我們,他手里根本就沒有野山參。
  當天晚上,我們又找到另外一位領導的家里去,手里拎著一點茶葉。不瞞你說,那個時候送禮,又不好報銷的,送禮的錢要我們自己出的。錢又沒有,怎么辦呢?可憐兮兮地只好在杭州買一點茶葉末屑屑去啦。不過,人家拿到還是很高興呢。那位領導總算幫我的忙,答應將手頭的山參給我們一點,20支參拿回來,最好的一支放在店堂里,用玻璃罩罩起來,這支參那是漂亮的,杭州哪里看得到模樣介好的參。結果好事變壞事,沒有幾天工夫就引來一個偷人參的賊骨頭,我們兩個經濟民警沖上去,兩個人都被他捅死。這個賊骨頭翻墻頭出去的時候腳骨摔斷了,一個拉黃包車的人報了案,第二天一查就查牢了。偷去的人參有幾支給他弄斷了,但那支好的,連他都舍不得動,完好無損地又拿了回來。
  為了人參,連賊骨頭,3條人命。這樣的事,也少見的。
  第二次是哪一次呢?
  第二次發生危險的那個辰光,馮根生董事長他們還沒有回胡慶余堂國藥號,他還是杭州中藥二廠當廠長的時候,他們做人參蜂王漿、做雙寶素要用到人參。那一年很碰巧,我們幾個人代表胡慶余堂國藥號到東北去進貨,馮根生他們也去進貨,碰在一起,當地縣長縣委書記請我們吃飯,飯吃好了,用當地最高級的兩輛小包車,其實就是老的吉普車,帶我們到參場去參觀,結果沒有想到半路上出了車禍,前頭一輛小包車跟大東風車撞在一起,馮根生坐在前面,頭撞在擋風玻璃上,額頭上那個血啊,我們當時全部嚇壞了,而與馮根生同一輛車的東北經理就死掉了。
  你說馮根生是不是大難不死?
  
  胡慶余堂銷售的山參,品質是有保障的
  早些年,胡慶余堂采購野山參,我也參與驗參,那個工作辛苦啊,每次進幾公斤野山參,都有上千支人參,每支參燈光下左看右看,碰到可疑的情況,還得用放大鏡細看,真的就像看文物一樣,野山參也是個寶貝啊。野山參生長環境千變萬化,形態各種各樣,好的野山參拿在手里,左看右看,心里真當舒服。當然啦,想到胡慶余堂里賣出去的野山參,一支支都是從我們手里檢驗過的,壓力真當也是大的。沒辦法的,在這個崗位只能認貨不認人,我有個東北朋友,十幾年的交情,有一次他拿的貨里我看出有幾支用野生西洋參嫁接的,貨馬上退掉不說,我們倆的交情從此一刀兩斷,后來想想,也是蠻傷感的。
  我現在看參看得不多了,年輕人已經上來了。楊經理她們一直跟我學人參鑒別,20幾年來年年跑東北,看得多,聽得多,什么樣的人參,她刮一眼就心里有數了。不用說經理級的,我們參茸柜臺每一位營業員,現在也都是響當當的專家嘞。
  那么,目前我們胡慶余堂的人參是怎么個情況呢?我們只銷野山參,近幾年來,杭州市藥檢所檢驗的優質野山參,大部分都在我們胡慶余堂。我很多朋友都問我,你們為啥不賣移山參,我告訴他們移山參品種太多,參差不齊,情況太復雜,就是利潤再高,胡慶余堂都不會賣的。

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