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于市場中出現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的公告

近期因部分我司原材料供應商利用胡慶余堂合作單位身份,對外公開售賣所謂胡慶余堂“同款”產品,并且以我司自營店同類產品價格進行比較后定價,誘導消費者消費,其行為惡劣,擾亂了我司正常經營秩序,造成了不良的市場影響,我司將在第一時間采取法律手段維護自身利益。故在此提醒廣大消費者,希望大家在購買胡慶余堂產品時,認準胡慶余堂商標和胡慶余堂正規授權生產企業,并在胡慶余堂直營店及正規授權經營單位中購買消費,以保護自身合法權益。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2019年9月30日

企業郵箱 ? OA ? 養生論壇 ? 黨群建設

浙公網安備 33010602006613號

  浙ICP備13018471號   Copyright ? 2016 杭州胡慶余堂集團有限公司
動態
快訊 動態
/快訊

非典期文化思考

2016-07-27

“非典期”胡慶余堂商務對策的文化思考

  2003年春夏之交,一場突如其來的“非典”疫情襲擊杭州,市民爭搶各類抗“非典”預防藥,在胡慶余堂門前,數百人排起了長隊;因事出突兀,一時供貨緊缺,以至人心恐慌,情形危急。
  正在外地出差的胡慶余堂董事長馮根生得知危情,星夜趕到現場辦公。當了解到公司抗“非典”藥一天就出藥三萬余貼而配方急需的金銀花、野菊花等中藥材供應價飛漲(1帖就虧2元多),若不漲價藥店難以支撐等情況后,這位門人當即拍板,向市民作出承諾:哪怕原料漲100倍,也決不提價一分。同時力挺三項舉措:1)、企業所有預防“非典”的藥品,一律賠本出售并確保足量供應。2)向經濟困難的“非典”疑似病人和抗“非典”的一線醫護人員,進行定向救助。3)利用企業技術平臺,召集名老中醫專家,盡快組織研制針對性強的抗“非典”藥。


3.jpg


  由于社會各界眾志成城,一場中國歷史上罕見的“國難”,在同一片藍天下被及時地消解了。在整個“非典”期間,胡慶余堂的“非典”藥不但沒有一天斷貨,更沒有一次提價,為此,胡慶余堂虧損50多萬元。4月26日,《人民政協報》頭版,霍然刊出“向馮根生致敬”的署名評論文章,再一次掀起社會廣泛的關注和熱議。
  其實,作為一家擁有百年歷史的胡慶余堂,所作出的一系列重大企業決策,總帶有它特定的歷史絡印和文化基因。
  晚清年間,戰亂頻仍,江南一帶疫癘盛行,紅頂商人胡雪巖為了“達者兼濟天下”,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創建了胡慶余堂國藥號,邀請江南名醫,成功地研制出“胡氏辟瘟丹”、“諸葛行軍散”等,并免費開倉放藥,濟世救民,一時在江南傳為美談。
一百年后的今天,當“非典”盛行、民眾危難之時,胡慶余堂再次義舉,就其本質而言,那就不是市場經濟所推崇的“危機攻關”了。危機理論的著眼點是“自救”,而“臨危救難”的核心是“救人”。無怪乎胡慶余堂一代傳人馮根生動情地說:“一百年前的封建老板都能做到,對于一個老共產黨員,還有什么理由不能做到!”。
當國家遭遇危難,是乘機撈一把,發“國難財”,還是依法經營,甚至自覺放棄獲利、自甘虧損,勇于擔當起社會責任,是對企業法律意識的檢閱,是對商人良心的拷問。
   “非典”期間,不斷有媒體披露個別地區預防“非典”的中藥材價格暴漲、導致市民不滿的消息。全國著名的河北安國藥材市場相關中草藥的價格一路攀升,其變動狀況甚至猶如股市一般,幾小時一漲。據悉,該市場一天就能產生幾個百萬富翁。
  常規狀態時,企業作為一個單列的經濟組織,追求利潤最大化是企業生存的不二法則。藥業雖說是一個有關“民生”的特殊行業,但在市場機制的運作下,也得遵循市場的游戲規則,合理地、有序地力求自身的生存和發展。當遭遇“非典”時,市場的規則突然被攪亂,當民眾之“生命”面臨危難時,“藥”作為一個救治的特殊商品時,藥業也同時被推上了百業之首,成了能有效地化解某種“社會問題”的一把利劍。從這層意義上講,此時藥業的一切企業行為,不是單純的經濟行為,而往往帶有特定的社會意義。
  胡慶堂營業大廳的門樓上鐫刻著“是乃仁術”四個大字, 源自《孟子·梁惠王上》:醫者,是乃仁術也。舊時稱醫術為仁術,在中國古代儒家社會中,醫者享有崇高的地位,“不為良相則為良醫”,這是士大夫的人生境界;“醫者父母心”,這是老百姓對醫生的高度評價。儒家的核心思想乃一個“仁”字,而這與救死扶傷的醫道恰好吻合。
  誠然,在市場經濟的商務活動中,一些企業也往往采取一種“舍近求遠”、“丟小抓大”的方針,其放棄眼前利益的目的,是為了追尋滯后的“邊際效益”,是一個做大品牌的戰略需求。這種商務“造勢”,不失為企業求強求大的有效途徑。但是,這種“外化而內不化”的企業文化,最終還是要受到市場嚴峻的挑戰。
  胡慶余堂有很多匾牌都掛在顧客看得見的地方,唯獨“戒欺”匾,深藏不露,是給自家員工看的。匾曰:“凡百貿易均著不得欺字,藥業關系性命尤為萬不可欺…”。店訓不過寥寥百字,但它通篇講述的是道德的自律。“誠招天下客”乃是經商的第一要義。胡慶余堂將“戒欺”視為企業的經營宗旨。誠信是為人之本,每個人的生存必須依賴于對他人的誠信,企業也是如此,因為社會是個互動的系統,在這個系統下的所有個體和群體,都應遵循“己欲立而立人,已欲達而達人”的道德底線。由于胡慶余堂一百多年來堅守著道德自律,使它贏得了社會的美譽度,從而提升了企業的實力。為胡慶余堂在這場“非典博弈”中自覺“反哺社會”,打下了深厚的物質基礎。
  中醫有句格言叫“痌瘝在抱”,意思是醫生對病人不僅是給出幾帖藥,更要有心靈的關懷。“非典”期間社會病態了,各種流言鵲起,這時胡慶余堂對社會的救助,形式上是物化的,其實從更深層的意義上看,是一種“靈魂救贖”和“精神洗禮”,是對整個社會的人文擁抱。
  胡慶余堂的商務理念,形成了一個“內練”式的人文體系,這種“商道懿行”的企業品質和商務文化,對當前構建“企業社會責任”與“和諧社會”必將起到深遠的歷史意義。

青海快3开奖结果查询今天